自己的體內是多麼地空虛

是黏膜和血液間的交融也無法拯救的那種

其實我可以感覺得到

欲求的東西並不能透過慾求得到

我還是

還是
2017.09.02 髮的長度
和與他人建立起來的連結一樣

一伸手就能截斷
2017.04.20 左耳
2:22 a.m.

想去看海
2017.02.06 ooについて
關於oo

是沒來由地全身就會湧起想這麼做的感覺

和性慾跟食慾大概是一樣的東西吧

在皮膚表層下隱隱浮現著的青色線條

在呼喚我
2017.01.31
細細的雪像被撕碎了的紙花辦般在冷夜的風裡轉呀轉地,
最後落在柏油路面上,用一點一點慢慢堆積而成的雪花堆逐漸淹沒可見的灰黑。
純淨的白色多得彷彿可以就這樣洗淨這個都市裡一切的慾望與醜惡。

幸春並不喜歡雪。抑或者是說,對於雪他並不抱著任何特別的感情或喜愛。

「吶,你有想過,為什麼大家都說雪景很美嗎?」用鞋子踩著路邊的雪堆讓其染上灰黑色的污漬的幸春如是說。

「好像沒有想過呢。」池田說道。

「我有想過唷。如果雪是黑色或其他的顏色的話,大家還會說雪景很美嗎?」幸春伸出被凍得發紅的指尖互相搓揉著,像是想藉由那微弱的摩擦獲得些許溫暖一般。

「喔?譬如說像什麼其他的顏色呢。」池田眼角餘光瞧見了幸春正在搓揉手的動作,一把將他的雙手握進懷裡。幸春同樣蒼白的臉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,他的右臉頰上小小的凹陷搖曳著。

「比如說,像血一樣的紅色。」